over 1 year ago

这两天收到一些大家碰到的问题:
知识付费群大家都参与过,要说教的东西没有价值,那肯定是假的,就像读书一样,道理和方法都呈现出来了,可对于部分人来说还是没有太多行动上的改变;

我发现了以下几点:
参加知识付费的群体(比如参加写作课、超级行动课、演讲课的人),很大一部分本身就是在行动力上有所欠缺的伙伴,自身依赖性较重,在我们获得道理和具体的方法后,一般不会采取及时行动,把讲课的内容记下来,就感觉学到了这些知识,然后把行动寄托在明天...

然而明天依然重复着以前的行为习惯,于是待完成的任务不断累积,到后面又不断学习新内容,繁琐的任务让我们无从下手,恐慌的感觉慢慢吞噬我们...

于是有的人,养成了习得性无助感,认为学习是无用的,开始厌学;
有的人从心底里更加否定自己,认为自己就是懒惰成性的和拖延症患者,无法变好了;
有的人,认为是自己选择的付费群没有实际效果,无法真正帮到自己,想找一个可以不断督促自己去行动的社群;
...

我想说的是,以上疑惑我全都有过!

然而今天的我,这些疑虑再也没有了,扫除我疑虑的正是————及时行动

怎么及时行动?
我知道我说的一切你都不一定认可,即便认可也不一定去及时行动,但是如果你想消除以上的疑虑,你试试我采用的方法,又有什么损失呢?

还记得我在群里发布的实践互助群么?我们的互助就是为了完成乌龙明月老师说的————完成行动的闭环;
及时行动 + 分享出去 + 得到反馈 + 马上修正(闭环) = 一次完整的行动

用这个方法,可以让我们避免从入门到放弃、三分钟热情、自我怀疑、严重拖延症等问题;

不过,请注意,我们遇到的新的问题又来了:即使加入了行动小组,刚开始大家还有热情,但到后面大部分人都成了潜水员,无论是打卡机制还是群主不断在群里号召,最终能坚持的伙伴不到一半(无论人数多少);

我发现了几点:
首先最关键的是,大家没有强烈的参与度,认为群管理是群主和管理员的事情;
有时候自己在群里的发言也没有得到回应,于是慢慢地变成了潜水员;

我们群采取的方法是:
1、明确的共同目标:提升大家的行动力,共同成长;
2、在流程还没有成熟之前,人数不超过12人;
3、我们的基本任务是乌龙明月布置的作业;
4、每周五、周六和周日晚8点到9点半,至少抽出一个晚上来进行线上分享(我们用的软件是zoom);
5、分享最大的收获和行动上的改变,遇到的行动上最大的阻力,分享自己认为最好用的学习和行动的方法和工具(应该分享属于你的东西);
6、给别人反馈以及得到反馈,然后马上修正自己的行为;
7、写一篇分享讨论后的心得,继续发到群里,由群主统一大家的收获和建议修正和把控下一次的分享流程;

运用这套模式最核心的地方就是完成我们以前行动上没完成的后两步:得到反馈和马上修正;

只是行动和分享出去是不够的,李笑来老师说:“我们要想尽一切办法获得一切反馈,公开自己的演讲和文章,没人听、没人看,是无法获得有价值的经验的。“

另外,我们都有表达自己的欲望,提升参与度,很多课程我们只是听和看,这是被动学习,乌龙明月老师说了要化被动学习为主动学习,那么建立行动组、讨论组,就是为了让我们做提取练习、表达自己的途径,

然后要尽可能多地帮助别人解决问题(在别人有需求的情况下),这样我们解决问题的能力在不断上升,我们会变得更有耐性,别忘了教是最好的学,并且是边学边教,而不是学好了再教;

关于多帮助别人解决问题这一点,我要表明一个我的观点:我今天发在群里的一篇讲极简主义的文章《99%都无用,聪明人只过1%的生活》,倡导的可不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个思维方式啊!

比如我们现在的目的是为了让自己成长,极简主义就是倡导让我们把注意力放在最能提升我们成长的事情上,而帮助别人解决问题,也是解决别人在成长过程中碰到的普遍问题,不是别人的感情生活之类的,并且帮助别人成长的过程中,就是我们主动成长的一部分,所以大家别误会极简主义的精髓了。

就这两周的实践,我感觉自己正在从表现型人格往进取型人格转移,这种从外到内、又从内到外地转变,真的只有实践了的人才有感悟,我看问题的角度从成长出发、我的心态从被动到主动,我昨天再听李笑来和乌龙明月的课程时,更加深入了解他们背后的思考模式,我知道我的变化才刚刚开始,我的问题还会再重复出现,但是没有关系,我有了我坚信的行动指南,唯有进一寸得一寸的进步,才是我的安全感的来源。

愿我们共同成长吧!

← 魔改大赛心得 爆破性成长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